首 页       河源新闻       河源概貌       史志动态       党史研究       史志编纂       理论研讨       图说河源       县区志鉴

  九连地区武装斗争的胜利来之不易。它的成功经验和可贵的革命精神,是用血的代价换来的。在今天的改革开放的经济建设中,还是极为需要和适用的。

 
  强有力的党组织
 
  九连地区(抗日战争时期为后东特委管的地区)的龙川、五华、兴宁、河源、紫金、和平、连平、新丰8个县,在大革命失败后,抗日战争初期就重建了党组织,中共东江特委和后东特委在这一地区,加强领导做了大量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工作基础和群众基础,如五华县的党组织就在五华一中、二中等几个中学发展了一大批优秀学生入党,后来成了后东和九连地区的骨干。在抗日战争期间,后东各县均有较强的地下的县委组织,有的县还分两个县委,如和平、河源就分两个县委。1944年冬,根据日寇进攻东江的动向,后东特委根据上级指示,在紫、五、龙、河等县组织抗日武装工作队(公开叫东江人民抗日自卫总队)。1945年春,日军进攻河源、忠信、和平、赣州时,后东特委领导的抗日自卫总队就在博罗的小布(紫金古竹对面)一带打击日军;东纵三支队挺进九连后的活动都得到了地下党发动广大群众的支持,尤其是在情报和粮食。恢复武装斗争时参军的青年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地下党员。九连地区进入轰轰烈烈的武装斗争时期,党的组织作用更加显示出威力。当敌人大举进攻我根据地时,我游击队可以一呼百应对付敌人,主要是靠地方党的县委、区委、支部在起作用,他们既是斗争的先锋堡垒又是党与群众联系的桥梁。1949年7月,九连地区的共产党员达3000多人。
 
  勇敢不怕死的牺牲精神
 
  三年解放战争中,九连地区军民的牺牲精神十分可贵,令人敬佩,统计共有1500人为九连地区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部队的干部、游击队员、共产党员和农民群众的家庭被国民党军队烧毁的房屋就有1500多间,如黄中强、林镜秋、黄志猷、曾坤宜、魏洪涛等领导干部的房屋都被国民党烧掉。面对武器装备我们无法与之相比的强敌,没有勇敢不怕死的牺牲精神,是不可能打败敌人的。开始组建武装部队时,我们的武器根本无法与敌人相比,我们一切武器都是从敌人手上夺取过来的,因此我们主要靠革命的人生观、价值观武装起来的勇敢不怕死的牺牲精神,英雄们的高尚精神、动人事迹,永远留在老区人民心中。东纵三支队留下坚持武装斗争的领导人之一陈实棠副大队长,战斗中他身先士卒牺牲在和平的岑岗,至今仍未找到准确的籍贯和亲人;后东特委武工总队留下坚持斗争的周立群同志,1947年在河源康禾牺牲;伟大的革命母亲梁水娣(肖母)三个儿子肖琴书(连长)、肖波中(武工队长)、肖炳章(群众骨干)全部牺牲在和平战场上,肖母也是共产党员,革命意志无比坚强,1950年她参加全国军烈属代表会受到毛主席的邀请,带着九连人民的光荣和喜悦作为毛主席的邀请、党中央的客人参加国庆观礼,为我们九连地区赢得荣誉;桂林队指导员吴建昌带着母亲壮烈牺牲仅两个月的深仇大恨,在和平青州下寨与敌搏斗中流尽最后一滴血;年仅16岁的朱振汉从家乡兴宁来到九连山追求真理,参加武装斗争,在狮子脑战斗前表决心时,给他母亲的遗书,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解放后被编入《全国青年英烈传记》中;九江队指导员陈金,出战前写下的遗书中说:“为了党交给我重大任务,我参加了钢铁先锋队,决心献出生命来完成党的使命。我死后的第一个要求,请上级宣布我是一个忠实的共产党员。”云南队的连长魏强,在大人山战斗中,带领尖刀班冲锋在前,与敌人肉搏,大无畏地杀敌精神使敌人闻风丧胆,他的英名永存;欧阳珍被提拨为连长仅10天,就出征龙母,强攻敌人碉堡时,他高举驳壳枪,带领突击队员冲锋,离敌不到100米,倒在血泊之中;离他父亲(连平太湖三角农会分会长)牺牲只有半年,新中国的曙光已经从北京地平线上喷射大地,欧阳珍连长披着新曙光,冲向九连地区最后一缕硝烟,将生命献给了解放事业。“失败为黄土,成功济众生”就是他们高尚灵魂的写照。我们还有大批活着的指战员,当时都是勇敢不怕死的。我们的指战员,共产党员都是冲锋在前,义无反顾的。战争年代的领导干部,如果不勇敢、怕死,就当不了领导,部队就打不了胜仗,也是无法发展壮大的。
 
  高素质的革命队伍
 
  我们的队伍来自四面八方,有东江纵队和后东特委留下坚持武装斗争的,有来自后东各县地下中的共产党员,有来自香港的,有来自反饥饿、反内战的广州、上海等大城市的进步青年,他们中有留学生、大学生、高中生、不迷恋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大城市,放弃富裕的家庭生活,投身艰苦的革命,他们中更多的是来自兴梅地区和当地的中小知识分子,他们追求真理、理想纯贞,朝气蓬勃,在武装斗争的风暴中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成了坚不可摧的共产主义战士。他们在战场上敢打敢冲,有的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有的光荣负伤。吴建昌、欧阳珍、陈金、朱振汉、张洪、魏强、曾超常就是其中的代表;叶日平、黄友、庄九、袁创等同志都是东纵三支队留下来的骨干,他们先后多次身负重伤,但一直表现得十分坚强。此外,我们的战士主要来自农民。他们深受剥削压迫,渴望翻身解放,在连队与知识分子共同生活、学习、并肩作战,形成了坚强的战斗集体。
  我们九连部队干部队伍的素质,在战争年代,表现在许多同志在血与火的考验中迅速成长为政治军事的骨干,解放后继续在部队的,有许多成了师、团的骨干,有的成为军一级干部,在地方不少成为厅一级干部,有的成了省一级的主要领导。
 
  强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是生命线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以崇高理想的教育来武装广大指战员,这是人民武装斗争取得胜利的可靠保证。九连地区从武装队伍建立之初,就坚持党对人民武装的绝对领导,按人民解放军的建军原则,在部队中建立各级政治工作机构,配备各级政治领导干部,逐步建立了整套的政治工作条例,形成政治工作制度,不断加强了武装部队的政治领导和政治思想工作,经常对干部、战士进行阶级教育,政治教育、纪律教育、形势教育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使这支人民武装部队成为有信仰、有纪律、有组织、有训练的革命的军队。
 
  人民战争是敌人的天罗地网
 
  恢复武装战斗初期,正式国民党军疯狂进攻游击队的时候,敌人称我们的游击队是“土共”,而民兵则更是“大刀长矛的土老兵”,根本不放在眼里。
  三年解放战争中,我们发动群众,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是取得战争胜利的根本原因。三年的斗争,可以说是人民战争,突出的表现是九连地区的民兵组织。三年中各地的民兵,据不完全统计,发展到9000多人,随着游击地区的扩大,战斗的更加频繁和激烈,民兵在游击战争中的作用更加举足轻重,民兵不但担负通讯、运输、警戒任务,而且往往与我们的部队并肩作战,是一支不可缺少的生力军,如国民党进驻连平太湖、或者是途径太湖到和平,都必将遭到太湖民兵的痛击。出动人数最多的是1948年冬,近万人群众包围国民党从和平到忠信的一营敌兵,被包围时间最长的达10个小时。常常是一家大小齐上阵,丈夫抗土炮,妻子提火药桶,儿子背水筒,这些都令敌人毛骨悚然。一次,头包红布的大刀队杀上塔山,10多名民兵大刀队员壮烈牺牲,再现千年前中原古战场的雄风。大湖地区160多烈士中,民兵烈士占了一半。
  国民党进攻河源船塘,同样遭到民兵地道战式的打击,1948年有一次,当敌人向船塘袭击时,民兵全部分散成民兵小分队把守最大的居民点老围及其他比较坚固的民房,各种土枪土炮从窗口打出,使敌人无法在船塘立足,没有几天就撤走了。人民战争的天罗地网,其地位和作用是十分重要的。又如1949年5月,曾天节保十三团起义前数天,他们团的家属、后勤人员、枪支弹药等都要事先转移到我们根据地船塘、上莞。当时我们就动员了民兵、民工等二千多人到龙川佗城搬运转移,否则起义的军官有后顾之忧,这些都是显示出人民战争的威力。
 
  党的统一战线的法宝显示出强大的威力
 
  有人认为战争时期枪口对枪口,不需要有统战工作,这完全是一种误解和错误认识,毛泽东早就做出结论,党的领导,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是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通过统一战线的战略策略的具体实施,九连三年解放战争中,统战工作起到了直接独特的作用,保十三团,五华的张润进营,张桂开的保安营,兴梅地区专员李浩之等人的起义,都是党的统战方针政策胜利的结果,他们的义举对老隆战役的胜利和九连全区的提早解放是起了重大作用的。至于国民党的区乡政权的统战工作所起的作用,更为突出和普遍,他们在一时红,一时白的特殊政治环境中,经过我们做工作,死硬派只是极少数,多数变成两面政权,两面政权就是统战工作的结果,国民党来了应付国民党,国民党走了帮助我们,主要以帮助我们为主。统战工作在解放战争中不但必不可少、而且功不可没。
 
(本文选自《历史印迹》(第二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