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河源新闻       河源概貌       史志动态       党史研究       史志编纂       理论研讨       图说河源       县区志鉴

        年年春草生。今见落叶遍曲径,便知春已到。前阵子的草地,仍是一半绿一半枯,下了两场春雨,似乎一夜间,春泥融融,春草碧生。走在公园里,足下黄花紫花娇艳,晨露未晞,彩光耀目,于是未忍轻踏,踮足觅土而行。清洁工散布各处,扫叶声细密如雨。
        河源美丽的春天,让各县区居民刷爆了微信朋友圈。各种图片,各种文字,图文并茂地传递春的消息。
        在没有照相机,或照相机还未普及的年代,对着那“天地俱生,万物以荣”的春天,人们也一样觉得心气被鼓动,欢欣无限,情动于衷,而发诸于外。没有朋友圈,没有照相机,但是有诗词。
        于是,那些河源人,和那些在春天来到河源的外乡人,留下了许多美妙的河源咏春诗。

 
 

春天的雨露,晶莹剔透。     
花儿绽放,传递着春的消息。      本报记者   黄赞福   摄
 
双城春日:春晴满县花
        春天,河源满城都是花。
        曾在清乾隆年间当过河源知县的陈张翼,在他的河源八景诗之《鼓楼春霁》中,把当年河源县的春天作了描画:
看遍春晴满县花,楼前绿树未前遮。青螺来揖送新黛,白练合流浮远槎。
        画阁鸟闲初解语,女墙蜂舞正排衙。双柑斗酒携郊外,东望登临兴转赊。
        春天的时候,河源的上城、下城满城是花,绿树长出了新芽,叶子还未长大,尚且遮不住小楼。目力所及,山都披上了新的绿装,东江和新丰江像两条白练合流而下,江上还有许多帆影,来往于龙川、广州等地的水路上。鸟儿唱个不休,蜂子忙个不停。人们带着酒和食物,前往郊外游春。
        源城区的鳄湖于明代万历十八年(1590年)开挖,挖成之后,即成河源明代八景之一,那水是新丰江的水,水面上倒映着龟峰塔和梧桐山的影子,景色非常宜人。所以,最早那批看到鳄湖美景的邑人,游春赏景,钓鱼捞鱼,快乐非常。
        大概在万历三十四年至万历四十年(1606-1612年)之间的某一个春日,北门马屋的马象南,在鳄湖网到了一些个大味鲜的鱼,喜滋滋地给“槎城之魁”李焘送去。
        李焘家做好这鱼,用白玉盘盛了,李焘用箸夹了几块吃了,好家伙,那味道,“冇得弹”!他开心地写下一首《马象南送鳄湖鱼赋谢》,来感谢马象南:
        昔年湖底散红尘,此日波平畜锦鳞。戏藻影摇梧岭月,吹云浪暖绛河春。
        清丝网举临溪羡,白玉盘行入馔新。千顷汪汪皆美利,鲟鲈那得独称珍。
东埔之春:春游好景多
        东埔春耕,也是明代河源八景之一,历代都有诗家热情描述。
        东埔,相当于现在人们约定俗成称呼的“新市区”,在老城北边,隔江。民国之前,田畴弥望,山形参差,有画家平远之致。为东埔约,城北十里内有7条小村:学前坝、樟田、渡头、黄沙、钟屋、黄土岗、莲塘岭。有黄沙泛起。
        “今春东坞景如何?忆昔春游好景多。”(李焘《寄谢心宇》)在明代万历年间,东埔有怎样的景致?1606年,李焘也写诗描写过:“碧沼鱼迟依翠荇,芳园花满覆青莎。门通鸟道樵人出,渡绕龙津长者过。”(《寄谢心宇》)
        水里有鱼,有飘飘的藻荇,有许多许多的花,有毛茸茸的青草,有小径,有背着柴草回家的樵夫,有龙津古渡,渡口上有老人慢慢地走着。
        陈张翼用了一句很工整的佳联来概括了河源两江的农耕状况:“两江三郭地,十里五风时。”(《东埔春耕》)
在明正德九年任河源县令的福建莆田人郑敬道,也写过东埔春耕诗:
        溪头举足尽平畴,
        农事当春岂暂休。
        犁破一村青草软,
        锄开万顷绿烟浮。
        饱安远虑忘官禄,
        含嗑情亲列野馐。
        力本不妨勤四体,
        如墉如栉看春秋。
        现在,东埔的稻田基本不存,只有一些高楼间隙,还留有一些“三合土”残墙,残墙内,青翠的蔬菜,在原本的房间里吸引着蜂蝶。
龙川之春:游春常带家国之思
        龙川是千年岭南古邑,诗人在吟咏龙川之春时,也表达了历史之思、家国之心。
        明代的祝允明,民间常爱喊他作“祝枝山”,是“吴中四大才子”之一,在书画界,在广东,都大名鼎鼎。他在《循州(龙川曾为循州治所)春雨》中写道:
        物候逢春好,春来闷转深。山城十日雨,家国百年心。
        海吹饶生冷,蛮云易结阴。循州本谪地,何待此愁吟。
        第二联还曾得到明遗民王夫之“清刚宏远”的评价。
        祝允明经过龙川时,写过好几首诗,如《龙川山中早行》、《登越王台》等。
        登越王台
        环城三面碧波围,
        今古楼台满翠微。
        不见越王唯见佛,
        木棉花里鹧鸪啼。
        祝允明这首诗,说的就是龙川的南越王旧址。祝允明在《怀星堂集》卷二十《越台诸游序》中,讲述了他跟众广东提刑按察佥事顾应祥游越王台的事:“公谓姑征最近且古者,允明以越井当焉。”又说到这个台实在很小,已经“尽为室庐”,但它能有这么大名气,完全是因为赵佗。(祝允明《怀星堂集》,录于明人文集丛刊本之《胡文敬集》外三种。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清乾隆二十年,龙川佗城曾重新浚通过越王井。越王井旁边,就是光孝寺,而光孝寺,又曾是赵佗在龙川当县令时的龙川故署遗址。
        明代正德年间,工部主事李中,因上疏触怒皇帝,在正德九年(1514年)被贬至龙川通衢做驿丞。7年后才被世宗召还,官至都御史,总督南京粮储。
        在龙川期间,李中曾到光孝寺静坐。在安静的寺庙中,李中思绪万千,写了三首七律《光孝寺静坐偶成三首用玉岩韵》,其一为:
        浪凭烟去点吾真,活泼龙川一个身,随处梅花却有月,岭南黄鸟岂无春。
        千秋霜雪系蛇笏,四海乾坤老瓦盆。家落天涯耿耿在,无逃天地是君臣。
        现在,秦赵佗官署和光孝寺,都湮没在时光里了。
        宋代初期,霍山太乙仙岩有许多桃树。有诗可证:“太乙峰前是我家,满床书史足生涯。春深殢雨不归去,老却碧桃千树花。”这是蓝乔的诗。宋仁宗时,蓝乔参加科举考试,可是老考不中进士,他就再也不去考了,便隐居在霍山,是个传奇人物。
        老隆的春天也很美丽。清代老隆邑人刁临云写过《老隆竹枝词》。他写道:
        新水初添二月天,
        春江日暮暖生烟。
        泉鸣蓬底车翻雪,
        知是鱼苗客子船。
        将活泼乱转的鱼儿,比作翻雪,巧思有趣。他又写道:
        下桥青水接江波,
        落日帆墙满大河。
        绕岸危楼廛似虎,
        依山野屋寨如螺。
        仿佛一幅视野开阔的大照片,将临江的老隆描画得如人亲见。
        在龙川的乡间,春景尤为宜人。龙川铁场周塘村的邹先魁,是清道光年间的庠生,他满怀深情地为家乡的八景赋诗,其中有《新塘春涨》:
        春回绿水涨新塘,荡漾珠池一色光。日映波心天上下,云连柳外昼阴凉。
        蛙鸣半夜鼋鼍鼓,渔唱终朝叶竹簧。每赏周围浮紫气,方知烟锁一苍茫。
        写的都是大自然中常见的春天事物,读了令人赏心悦目。
        光绪禀生、龙川紫市人杨绮青(1871—1932年),写了一场春雨:
        天开风朗雨初晴,山色新青郭外横。十里莺花饶晚照,一溪水草碧双清。
        罾垂小巷今朝影,屐响孤村傍晚声。更喜郊东秧鼓动,旁敷圣泽乐农耕。
        天下太平时的春天,让他情不自禁地颂起圣来。
紫金春晓:朝烟含万户
        隆庆三年(1569年)才设县的紫金(当年叫永安,民国三年改为紫金),经过多年的匪乱之后,也形成了一个相对安定的邑城。
        明代监生、琴江人温育祯,为永安八景之紫金春晓,写下这样的一首五律:
        四面层峦拥,兹峰势独尊。朝烟含万户,暗雨暗千村。
        红花点成径,青环竹是垣。数声莺啭处,春在日初暾。
        紫金山在永安城东北角,上有雄镇楼,其东麓有黉宫,北麓有紫金书院,下有穿城曲水环之,是永安最受人称道的景色之一。山景大同小异,“红花点成径,青环竹是垣”,但此诗写到了当年的永安城景,“朝烟含万户,暗雨暗千村”,说明当时永安城已经拥有了许多人口。2015年,紫金县全县人口达84.36万人,仅次于龙川县的98.03万人,是河源五县一区第二人口大县。
        生活于清代乾嘉年间的永安名贤刘名载,也对永安城春景写了一些诗,其中有句云:
        雄镇楼边上迟日,照人红芳艳似炽。朝来薄暖到山城,桃李香中万家室。
        亦极写永安城里人烟辐辏的胜景。
连平:桃花红遍李花妍
        连平山水之美,天下共知,素有“香格里拉”的美誉。
        连平拥有“一流的环境,一流的森林,一流的水质”,被授予“广东省生态县”,“全国生态建设示范区”称号。
        1635年,贵州人牟应受从永安县调任新设的连平州,任首任连平知州。他是如此的勤政,如此的爱民,直到现在,连平人还在怀念他,牟爷祠依旧香火鼎盛。
        牟应受在连平也写下了不少诗篇,对连平风物有着细腻的刻画。
        建州不久的连平,烽烟已息,寇乱不再。牟应受在一个春天的公余时间里,到白云寺走了一遭。
        白云寺位于连平县城西郊西山之麓,建于明万历十八年(公元1590年),距今已有400余年历史,目前旧址仍在。
牟应受当时所见,白云寺还很新。他对白云寺风景作了一番描写,在末联慨叹了为连平建州付出心血的众人:
        丛林时见白云封,偶觅公余扣法钟。一曲流商初漱玉,七巢衰角已潜踪。
        苍松带露鸥偏集,野水无人臼自舂。试问开山功第一,几时勤石燕然峰。
        连平城郊景色极美。清初禀生魏科杰,曾登临连平八景之南楼,也看到了很多的桃花李花:“纵目南楼意豁然,桃花红遍李花妍。”那里还有美好的田园风光:“擎云松臂迷杓径,刺水秧针照野田。”清康熙年间举人何深也写道:“更喜桑麻连四野,淡烟疏雨鹧鸪啼。”
        建州数百年来,连平好山好水,物产丰富,如今已打造了该县的生态品牌,有九连山精米、九连山泉水、优质草莓、水蜜桃、无公害蔬菜等。
 

春天的田野上,蜜锋在采花蜜。    本报记者  冯晓铭  摄

                                                                                                       连平县田源镇,一棵大树换新叶。       本报记者  冯晓铭  摄
和平:冲云带雾荷耕犁
        和平于明正德十三年(1518)置县,建县之后,匪乱大减,山高水清,人们安居乐业。曾任和平知县的胡盛洪,赞扬“巢空三浰后,共乐太平年”(《和平杂咏四首》)。
        虽然和平民风有些好斗——“乡风唯好斗,气候最难平”,但民众基本上是很务实兢业的:
        芭蕉绿竹护幽栖,
        门对青山傍小溪。
        更有老农驱犊出,
        冲云带雾荷耕犁。
        春天,和平山区潮湿雾大,农民抓住节气进行春耕。
        从和平县城到东水的小舟上,胡盛洪又写了一首七绝:
        溪山叠绕郁如熏,
        此地迎阳景自分。
        遥望茂林多聚簇,
        家闻弦管户耕耘。
        寇乱平定后,能听到人家里的音乐声了,也不知拉的是二胡,还是吹的笛子,总之,人们不用再担心随时有失去性命与财产的危险。
        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任和平知县的南京人韩师愈,在大坝镇游春时,欢欢喜喜地写了一首《五花毓秀》:
        春山如画翠钿浮,
        雨树烟寒碧草收。
        俗吏那能频寄傲,
        种花闲与白云游。
        春天是年年来的。冯延巳说“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苏轼称“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欧阳修感叹“离恨恰如春草,渐行渐远还生”……自《诗经》至今,人们年年吟咏春天。
        春天之美,古今一致。春天的美是让人动心的。亲爱的读者,放下手机,踏青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