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河源新闻       河源概貌       史志动态       党史研究       史志编纂       理论研讨       图说河源       县区志鉴

 

■1949年,粤赣湘边纵队第四支队主要领导合影(前为曾天节,后排左起:参谋长刘勉、政委郑群、政治部主任黄国伟)。资料图
 
  老隆的顺利解放,和曾是粤赣湘边纵队死敌的曾天节率保十三团投诚有关。解放老隆的结果:直接粉碎了国民党当局妄图踞守广东负隅顽抗,把其作为最后基地的美梦,大大加快了南下大军解放华南的步伐。
  壹
  大战前的兵家之势
  龙川县城于1949年5月14日获得解放。
  解放大军于4月21日胜利渡江南下,23日解放南京,摧毁了国民党总统府。共产党九连区部队已取得五战五捷的重大胜利,广大农村基本解放,解放区连成一片。解放大军迅速壮大,正处于农村包围城市,夺取城市的关键时刻。
  当时,国民党保四师副师长彭健龙率700多兵力驻老隆寨顶;副师长兼保五团团长列应佳率两个营1000多人驻守和平林寨、彭寨等地;有一定战斗力的龙川县县警武装600多人分别驻守龙母和鹤市;196师近万人在河源一带,师长是葛先才,这是国民党的一个正规师;保五团一个营和五华县保安营700多兵力驻五华城。
  在当时气势如虹、兵强马壮的解放大军看来,国民党已是兵力分散,战线长,处处被动挨打,薄弱环节在老隆。龙川老隆比较容易突破防线,因而选择龙川老隆为突破口,龙川老隆胜利了,就可以迅速扩大战果,各个击破国民党军队,夺取据点。
  而解放军的九连区部队的机动作战能力已大大加强,龙川解放战争中组建的独立第一大队、第二大队、第三大队以及川南部队都从龙川的东西南北中针对老隆的国民党部队形成了包围圈。老隆的守军处于守势。粤赣湘边纵队、东二支都组建了几个主力团队,武器装备大大改善,有能力整连整营地消灭国民党军队的有生力量。
  老隆的地理位置重要。它地处东江上游,是东、韩两江流域的交汇处,是粤东北水陆交通枢纽,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是九连地区战略战役中心。集中兵力歼灭老隆守军,可以解放龙川全境,然后解放九连地区,并带动兴梅地区的解放。
  贰
  策反的保十三团成解放老隆精兵
  国民党保十三团团长曾天节起义,是龙川老隆战役和老隆解放的一个关键节点。
  保十三团不是一般的国民党部队,属甲种精良装备建制,全团全副美式装备,打起仗来非常勇猛。他们曾在江南游击区耀武扬威,以“差点逮着共产党林平(即粤赣湘边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尹林平)”而自豪。1948年驻防蓝口镇后,保十三团仍然不可一世。
  团长曾天节,是黄埔军校第六期学员,号称“铁人”,治军有方,在广东国民党界颇有威信。
  与曾天节谈判的当年东二支司令员郑群回忆:“说实在的,当时我们有不少战士都有点害怕保十三团。”
  而如此一个保十三团,却被他们视作“乡巴佬”的东二支打得丢盔弃甲,经过审时度势再加上三次谈判,最终向人民解放军投诚,选择了起义的红色革命道路。
  1949年5月7日,东二支队司令员郑群,边纵参谋长严尚民、政委钟俊贤、政治部主任黄中强,六团团长林镜秋和国民党保十三团团长曾天节在该村咸水塘新屋仔(屋名)谈判起义。
  如今的“新屋仔”,已于2011年被定为河源市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定为河源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经过修缮、布展,已对外开放。
  保十三团认为在老隆举行起义,有起义成功的把握,起义之后,能够站稳脚跟。实践证明,这个决策是正确的。保十三团起义成功后,兴梅地区的魏汉新为团长的保十二团也起义了,驻华城的保十团(原保五团)一个营,营长张润进率部起义。
  曾天节起义后,通过保十三团电台向全国拍发了起义通电,以及由他与吴奇伟、李洁之、肖文、魏鉴贤、蓝举初、魏汉新、张苏奎8人联名的《我们的宣言》,向世人宣布脱离国民党阵营,坚决投到人民中来,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
  这一通电与宣言,震撼了国民党的军心,动摇了国民党在华南的统治。毛泽东与朱德还向保十三团等粤东起义部队发来了贺电。
  叁
  攻占老隆东江韩江连成一片
  保十三团宣布起义后,东二支从上莞、曾田抽调了民工去蓝口搬运武器,1000多个民工整整搬了一天才搬完。依靠这批美式武器,东二支装备得到了更新,战斗力也大大增强。
  曾天节与边纵参谋长严尚民、东二支队司令员郑群等人取得一致意见,决定于5月12日(后因情况变化改为14日)国民党保十三团在老隆举行起义。
  1949年5月13日夜,保十三团起义部队进入老隆,占领了直接威胁保四师师部的制高点,将其包围。14日,曾天节、吴奇伟、李洁之等人联合通电全国宣布保十三团起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服从粤赣湘边纵队的指挥,并通牒驻守老隆寨顶的保四师副师长彭健龙,限令他于中午以前率部放下武器投降。彭健龙不明虚实,凭着寨顶的防御工事顽抗,同时向驻和平的副师长列应佳、驻五华的保五团一营、驻河源城的196师以及国民党广东当局紧急求援。
  14日中午12时整,保十三团起义部队打响了起义的第一炮,用多门迫击炮、平射炮向寨顶守敌轰击,在重机枪、轻机枪的配合下,一个营向保四师师部发起猛烈攻击。保四师利用各种建筑物顽强抵抗,等待援兵。
  老隆保四师师部被包围后,保四师副师长兼保五团团长列应佳,于14日率驻和平的两个营约1000多人来救援,被粤赣湘边纵队当时派出主力三团云南队及保十三团搜索连打垮。
  在老隆负隅顽抗的保四师彭健龙部见待援无望,彭健龙本人也已负伤,于15日举白旗投降。彭健龙投降后,所属700多人除被解放军击毙30多人外,全部缴械。龙川国民党县长黄学森在此之前已被俘,当时的县治所在地佗城也已在起义部队控制下宣告解放。
  5月15日,保十三团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第四支队(师级支队),政委郑群、司令员曾天节,支队下辖三个团和直属炮兵营、搜索营以及其他直属连、队、所等,人数达到6000余人。
  参加了老隆解放战役的郑群评点这场战斗说:“历时1个多月的老隆战役胜利了,此役双方投入的兵力、作战的阵地范围、交战的激烈程度、歼灭敌人的数量及武器缴获,都是华南地区游击战争史上少有的。”
  10月,龙川县各级人民政权全部建立,全县设五个区,老隆(第一区)、鹤市(第二区)、铁场(第三区)、黎咀(第四区)、贝岭(第五区)。
  老隆解放的同时,魏汉新率保十二团在梅县起义,兴宁的李洁之、闽西的练惕生亦相继起义,配合当地部队,相继解放了大埔、蕉岭、梅县、平远、丰顺及闽西许多县的县城,东韩两江上游及闽西地区连成一片,整个华南地区的战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转载 2018年7月31日 河源日报)